短句吧 - 精彩文学从现在开始!

短句吧,2019励志短句,心情短句,哲理短句,爱情短句,搞笑短句

当前位置: 短句吧 > 抒情散文 >

有谁愿意给我提供一些优美的散文和诗歌要求适合小学生!

时间:2019-08-19 17:0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歌溪的水多么清,多么凉!它从很远的山涧里流出来,它的两岸,是浓密的树林。 有一段,它的水是银亮的,闪着光,从长满苔藓的山崖上跳下来,溅起一蓬一蓬亮晶晶的水花。它在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歌溪的水多么清,多么凉!它从很远的山涧里流出来,它的两岸,是浓密的树林。

  有一段,它的水是银亮的,闪着光,从长满苔藓的山崖上跳下来,溅起一蓬一蓬亮晶晶的水花。它在那里积了很深的水潭。歌溪的这一段像一个调皮的、不懂事的孩子,它的歌声有点粗野。

  顺着一条光滑的石板,潭里的水急速地向下流淌。石板上披覆着长长的青苔,像鲜绿的丝线,又像姐姐的长发。歌溪的这一段像一个活泼的孩子,它的歌充满了欢乐。

  慢慢地,歌溪变得文静起来。它静静地流着,流着。!它的水变得绿盈盈的了,是那掩映着歌溪的团团绿树化的吧?歌溪的歌声变得非常美妙。那一路的绿树林里,有无数的鸟儿在合唱。金翅鸟、杜鹃鸟、画眉鸟,这些有名的鸟中歌手,自然是最活跃的。无数的鸟的叫声在鸣啭,这里“咕咕”,那里“喳喳”,一片喜歌!就是嗓音很粗的大山雀、白头翁,也少不了要表演一番低音独唱,把“咕嘟噜,咕嘟噜”的叫声,拖得老长老长的。找工雀、布谷鸟的歌声,有时会盖过许多鸟儿的合唱。不过,谁也不会说它们骄傲。

  更快乐的日子,是在夏天。歌溪这时涨水了,可还是那么清!它打着漩,在水面上泛起一圈一圈浮雕一般的花纹。脱光衣服,大声笑着,叫着,我们跳进水里去了,水花溅得老高!本来就活蹦乱跳的歌溪,响起一片打水声,笑声,喷鼻子声,以及故意的乱喊乱叫声,整个歌溪越发欢腾了。

  我们比赛着游到对面,爬到一片被太阳晒得发烫的大石板上,平躺着,翻扑着身子,让太阳猛晒!晒够了,或一个跟着一个,或争先恐后地直往水里跳。扑通,扑通,歌溪里立即出现许多黑黑的小脑袋。我们一任自己高兴,在水里翻筋斗,侧身游,仰面游,吼声叫,欢声笑,虽然被水呛得咳嗽,却还在撒欢地打水仗,水花在阳光下闪耀!

  有时候,我喜欢一个人仰面朝天,躺在水上,任凭歌溪载着,随意漂流。我穿过浓密的树阴,柔软的柳条拂着我的脸,无比的凉爽使我有些害怕。稍稍闭一下眼睛,穿过树阴,我看着湛蓝的天空,一团一团的云朵,白得耀眼,在慢慢地移动。两岸闪着太阳的金光,鸟儿唱着,知了叫着,同伴们欢笑着。我不由得一个翻身,想一把抱住歌溪……

  一条快活的小溪流哼哼唱唱,不分日夜地向前奔流。山谷里总是不断响着他歌唱的回声。太阳出来了,太阳向着他微笑。月亮出来了,月亮也向着他微笑。在他清亮的眼睛里,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像他自己一样新鲜,快乐。他不断向他所遇到的东西打招呼,对他们说:“你好,你好!”

  小溪流一边奔流,一边玩耍。他一会儿拍拍岸边五颜六色的石卵,一会儿摸摸沙地上才伸出脑袋来的小草。他一会儿让那些漂浮着的小树叶打个转儿,一会儿挠挠那些追赶他的小蝌蚪的痒痒。小树叶不害怕,轻轻转了两个圈儿,就又往前漂。小蝌蚪可有些怕痒,就赶快向岸边游;长了小腿的蝌蚪还学青蛙妈妈慌张地蹬开了腿。

  小溪流笑着往前跑。有巨大的石块拦住他的去路,他就轻轻跳跃两下,一股劲儿冲了下去。什么也阻止不了他的奔流。他用清亮的嗓子歌唱,山谷里不断响着的回声也是清脆的,叫人听了就会忘记疲劳和忧愁。

  小溪流在狭长的山谷里奔流了很久,后来来到了一个拐弯的地方。那里有一截枯树桩,还有一小片枯黄的草?菔髯昙秃芾,枯黄的草也不年轻。他们天天守在一起,就是发牢骚。他们觉得什么都不合适,什么都没有意思。后来连牢骚也没有新的了,剩下来的只有叹气。他们看着活泼愉快的小溪流奔流过来,觉得很奇怪,就问他:

  “唉,唉!累坏了可不是玩儿的,就在这儿待下来吧,这儿虽然不太好,可也还不错。”

  一转眼小溪流就把他们丢在后面了,他又不住地往前奔流。前面出现了村庄。村庄里有水磨等着他去转动。

  小溪流就这样不知疲倦地奔流,奔流,渐渐又有些旁的小溪流来同他会合在一起,小溪流就长大了。

  于是,由小溪流长成的一条小河,沙声地歌唱着,不分早晚地向前奔流。他精神旺盛,精力饱满,向着两边广阔的原野欢呼。他翻腾起水底沉淀的泥沙,卷起漂浮的枯树枝,激烈地打着回漩。他兴致勃勃地推送着木排,托起沉重的木船向前航行。什么也阻止不住他的前进。前面有石滩阻碍他,他就大声吼叫着冲过去。小河就这样奔流,不断向前奔流。

  有一只孤独的乌鸦懒懒地跟着他飞行了一阵。乌鸦看见小河总是这样活跃,这样匆忙,觉得很奇怪,就忍不住问:

  小河很快就把乌鸦丢在后面,又不住地往前奔流。前面出现了水闸,等着他去推动发电机。小河高高兴兴地做了一切他该做的工作。再前面又出现了城市。

  小河不知疲倦地奔流,奔流,就这样先先后后又有些旁的小河同他汇集在一起,小河就长大了。

  于是,一条大江低声吟唱着,不分时刻地向前奔流。他变得十分强壮,积蓄了巨大无比的精力。他眺望着远远隐在白云里的山峰,以洪亮而低沉的胸音向他们打招呼。他不费力就掀起一阵阵汹涌的波涛,他沉着地举起庞大的轮船,帮助他们迅速航行。他负担着许多,可是他不感觉什么负担。大江就这样奔流,不断向前奔流。

  “‘前面’,‘前面’!哪有那么多‘前面’!已经走得差不多了,还是歇口气吧!”

  泥沙带着怨恨,偷偷地沉下去了,可是大江还是不住地奔流。许多天就好像一天,许多月就好像一个月,他经过了无数繁荣的城市和无数富足的乡村,为人们做了无数事情,终于最后来到了?。

  于是,无边无际的蓝色海洋在欢乐地动荡着。海洋翻腾起白色的泡沫,强烈地向着四方欢唱。他是这样复杂,又是这样单纯;是这样猛烈,又是这样柔和。他一秒钟也不停止自己的运动。

  在海底,一只爬满了贝壳的、朽烂得只剩一层发锈的铁壳的沉船,他早已不耐烦海洋这无休无止的晃动了,悄悄地问:

  他的无穷尽的波浪就这样一起一伏,没有头,也没有尾。月亮出来了,月亮向着他微笑。太阳出来了,太阳也向着他微笑。海洋感觉到整个世界,所有的东西都好像近在他的身边。海洋更加激起了自己的热情。他不断涌起来,向上,向前,向着四面八方。无数圆溜溜的小水珠就跳跃起来,离开了他,一边舞蹈,一边飞向纯洁的蓝空。

  (注: 严文井原名严文锦。1915年出生。著有散文集《严文井散文选》,童话集《南南和胡子伯伯》,长篇小说《一个人的烦恼》等。 )

  童年,在蚁窝和鸟巢里,在电动汽车和电子计算机里,以至在因特网上,探索着各种各样的秘密。

  有了灯,不再害怕夜晚没有星星和月亮。有了屋檐,不再担心风吹雨打。不了床,累了,困了,可以睡上甜甜的觉,做个美美的梦。

  在一个寒冷的早晨,我看见一片片雪花飘下来了。它们穿着白色的羽衣,旋转着舞姿,从高高的天上飘下来了。

  一阵秋风吹来,飘下一片金黄的叶子。我接住了它,像收到秋天的来信。信里讲述着三百年的故事。

  有一天与朋友聊天,我说,就是在中当,我也没打过人。我还说,我这一辈子,从没打过人……你突然插嘴说:妈妈,你经常打一个人,那就是我……

  那一瞬屋里很静很静。那一天我继续同客人谈了很多的话,但所有的话都心不在焉。孩子,你那固执的一问,仿佛爬山虎无数细小的卷须,攀满我的整个心灵。面对你纯正无瑕的眼睛,我要承认:在这个世界上,我只打过一个人。不是偶然,而是经常,不是轻描淡写,而是刻骨铭心。这个人就是你。

  在你最小最小的时候,我不曾打你。你那么幼嫩,好像一粒包在荚中的青豌豆。我生怕任何一点儿轻微地碰撞,将你稚弱的生命擦伤。我为你无日无夜地操劳,无怨无悔。面对你熟睡中像合欢一样静谧的额头,我向上苍发誓:我要尽一个母亲所有的力量;つ,直到我从这颗星球上离开的那一天。 你像竹笋一样开始长大。你开始淘气,开始恶作剧……对你摔破的盆碗、拆毁的玩具、遗失的钱币、污脏的衣着……我都不曾打过你。我想这对于一个正常而活泼的儿童,都像走路会跌跤一样应该原谅。

  第一次打你的起因,已经记不清了。人们对于痛苦的记忆,总是趋向于忘记。总而言之那时你已渐渐懂事,初步具备童年人的智慧;它混沌天真又我行我素,它狡黠异常又漏洞百出。你像一匹顽皮的小兽,放任无羁地奔向你向往中的草原,而我则要你接受人类社会公认的法则……为了让你记住并终生遵守它们,在所有的苦口婆心都宣告失效,在所有的夸奖、批评、恐吓以及奖赏都无以建树之后,我被迫拿出最后一件武器——这就是殴打。

  假如你去摸火,火焰灼痛你的手指,这种体验将使你一生不会再去抚摸这种橙红色抖动如绸的精灵。孩子,我希望虚伪、懦弱、残忍、狡诈这些最肮脏的品质,当你初次与它们接触时,就感到切肤的疼痛,从此与它们永远隔绝。

  我知道打人犯法,但这个世界给了为人父母者一项特殊的赦免——打是爱。世人将这一份特权赋于母亲,当我行使它的时候臂系千钧。

  我谨慎地使用殴打,犹如一个穷人使用他最后的金钱。每当打你的时候,我的心都在轻轻颤抖。我一次又一次问自己:是不是到了非打不可的时候?不打他我还有没有其它的办法?只有当所有的努力都归于失败,孩子,我才会举起我的手……每一次打过你之后,我都要深深地自责。假如惩罚我自身可以使你汲取教训,孩子,我宁愿自罚,那怕它将苛烈10倍。但我知道,责罚不可以替代也无法转让,它如同饥馑中的食品,只有你自己嚼碎了咽下去,才会成为你生命体验中的一部分。这道理可能有些深奥,也许要到你也为人父母时,才会理解。

  打人是个重体力活儿,它使人肩酸腕痛,好像徒手将一千块蜂窝煤搬上五楼。于是人们便发明了打人的工具:戒尺、鞋底、鸡毛掸子……

  我从不用那些工具。打人的人用了多大的力,便是遭受到同样的反作用力,这是一条力学定律。我愿在打你的同时,我的手指亲自承受力的反弹,遭受与你相等的苦痛。这样我才可以精确地掌握数量,不致于失手将你打得太重。

  我几乎毫不犹豫地认为:每打你一次,我感到的痛楚都要比你更为久远而悠长。因为,重要的不是身累,而是心累……

  孩子,听了你的话,我终于决定不再打你了。因为你已经长大,因为你已经懂了很多的道理。毫不懂道理的婴孩和已经很懂道理的成人,我以为都不必打,因为打是没有用的。唯有对半懂不懂、自以为懂其实不甚懂道理的孩童,才可以打,以助他们快快长大。孩子,打与不打都是爱,你可懂得?

  燕子去了,有再来的时候;杨柳枯了,有再青的时候;桃花谢了,有再开的时候。但是,聪明的,你告诉我,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?——是有人偷了他们罢:那是谁?又藏在何处呢?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:现在又到了哪里呢?

 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;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。在默默里算着,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;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,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,没有声音,也没有影子。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。

  去的尽管去了,来的尽管来着;去来的中间,又怎样地匆匆呢?早上我起来的时候,小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。太阳他有脚啊,轻轻悄悄地挪移了;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。于是——洗手的时候,日子从水盆里过去;吃饭的时候,日子从饭碗里过去;默默时,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。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,伸出手遮挽时,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,天黑时,我躺在床上,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,从我脚边飞去了。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,这算又溜走了一日。我掩着面叹息。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。

  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,在千门万户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?只有徘徊罢了,只有匆匆罢了;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,除徘徊外,又剩些什么呢?过去的日子如轻烟,被微风吹散了,如薄雾,被初阳蒸融了;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?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痕迹呢?我赤裸裸来到这世界,转眼间也将赤裸裸的回去罢?但不能平的,为什么偏要白白走这一遭?

  歌溪的水多么清,多么凉!它从很远的山涧里流出来,它的两岸,是浓密的树林。

  有一段,它的水是银亮的,闪着光,从长满苔藓的山崖上跳下来,溅起一蓬一蓬亮晶晶的水花。它在那里积了很深的水潭。歌溪的这一段像一个调皮的、不懂事的孩子,它的歌声有点粗野。

  顺着一条光滑的石板,潭里的水急速地向下流淌。石板上披覆着长长的青苔,像鲜绿的丝线,又像姐姐的长发。歌溪的这一段像一个活泼的孩子,它的歌充满了欢乐。

  慢慢地,歌溪变得文静起来。它静静地流着,流着。!它的水变得绿盈盈的了,是那掩映着歌溪的团团绿树化的吧?歌溪的歌声变得非常美妙。那一路的绿树林里,有无数的鸟儿在合唱。金翅鸟、杜鹃鸟、画眉鸟,这些有名的鸟中歌手,自然是最活跃的。无数的鸟的叫声在鸣啭,这里“咕咕”,那里“喳喳”,一片喜歌!就是嗓音很粗的大山雀、白头翁,也少不了要表演一番低音独唱,把“咕嘟噜,咕嘟噜”的叫声,拖得老长老长的。找工雀、布谷鸟的歌声,有时会盖过许多鸟儿的合唱。不过,谁也不会说它们骄傲。

  更快乐的日子,是在夏天。歌溪这时涨水了,可还是那么清!它打着漩,在水面上泛起一圈一圈浮雕一般的花纹。脱光衣服,大声笑着,叫着,我们跳进水里去了,水花溅得老高!本来就活蹦乱跳的歌溪,响起一片打水声,笑声,喷鼻子声,以及故意的乱喊乱叫声,整个歌溪越发欢腾了。

  我们比赛着游到对面,爬到一片被太阳晒得发烫的大石板上,平躺着,翻扑着身子,让太阳猛晒!晒够了,或一个跟着一个,或争先恐后地直往水里跳。扑通,扑通,歌溪里立即出现许多黑黑的小脑袋。我们一任自己高兴,在水里翻筋斗,侧身游,仰面游,吼声叫,欢声笑,虽然被水呛得咳嗽,却还在撒欢地打水仗,水花在阳光下闪耀!

  有时候,我喜欢一个人仰面朝天,躺在水上,任凭歌溪载着,随意漂流。我穿过浓密的树阴,柔软的柳条拂着我的脸,无比的凉爽使我有些害怕。稍稍闭一下眼睛,穿过树阴,我看着湛蓝的天空,一团一团的云朵,白得耀眼,在慢慢地移动。两岸闪着太阳的金光,鸟儿唱着,知了叫着,同伴们欢笑着。我不由得一个翻身,想一把抱住歌溪……

  一条快活的小溪流哼哼唱唱,不分日夜地向前奔流。山谷里总是不断响着他歌唱的回声。太阳出来了,太阳向着他微笑。月亮出来了,月亮也向着他微笑。在他清亮的眼睛里,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像他自己一样新鲜,快乐。他不断向他所遇到的东西打招呼,对他们说:“你好,你好!”

  小溪流一边奔流,一边玩耍。他一会儿拍拍岸边五颜六色的石卵,一会儿摸摸沙地上才伸出脑袋来的小草。他一会儿让那些漂浮着的小树叶打个转儿,一会儿挠挠那些追赶他的小蝌蚪的痒痒。小树叶不害怕,轻轻转了两个圈儿,就又往前漂。小蝌蚪可有些怕痒,就赶快向岸边游;长了小腿的蝌蚪还学青蛙妈妈慌张地蹬开了腿。

  小溪流笑着往前跑。有巨大的石块拦住他的去路,他就轻轻跳跃两下,一股劲儿冲了下去。什么也阻止不了他的奔流。他用清亮的嗓子歌唱,山谷里不断响着的回声也是清脆的,叫人听了就会忘记疲劳和忧愁。

  小溪流在狭长的山谷里奔流了很久,后来来到了一个拐弯的地方。那里有一截枯树桩,还有一小片枯黄的草?菔髯昙秃芾,枯黄的草也不年轻。他们天天守在一起,就是发牢骚。他们觉得什么都不合适,什么都没有意思。后来连牢骚也没有新的了,剩下来的只有叹气。他们看着活泼愉快的小溪流奔流过来,觉得很奇怪,就问他:

  “唉,唉!累坏了可不是玩儿的,就在这儿待下来吧,这儿虽然不太好,可也还不错。”

  一转眼小溪流就把他们丢在后面了,他又不住地往前奔流。前面出现了村庄。村庄里有水磨等着他去转动。

  小溪流就这样不知疲倦地奔流,奔流,渐渐又有些旁的小溪流来同他会合在一起,小溪流就长大了。

  于是,由小溪流长成的一条小河,沙声地歌唱着,不分早晚地向前奔流。他精神旺盛,精力饱满,向着两边广阔的原野欢呼。他翻腾起水底沉淀的泥沙,卷起漂浮的枯树枝,激烈地打着回漩。他兴致勃勃地推送着木排,托起沉重的木船向前航行。什么也阻止不住他的前进。前面有石滩阻碍他,他就大声吼叫着冲过去。小河就这样奔流,不断向前奔流。

  有一只孤独的乌鸦懒懒地跟着他飞行了一阵。乌鸦看见小河总是这样活跃,这样匆忙,觉得很奇怪,就忍不住问:

  小河很快就把乌鸦丢在后面,又不住地往前奔流。前面出现了水闸,等着他去推动发电机。小河高高兴兴地做了一切他该做的工作。再前面又出现了城市。

  小河不知疲倦地奔流,奔流,就这样先先后后又有些旁的小河同他汇集在一起,小河就长大了。

  于是,一条大江低声吟唱着,不分时刻地向前奔流。他变得十分强壮,积蓄了巨大无比的精力。他眺望着远远隐在白云里的山峰,以洪亮而低沉的胸音向他们打招呼。他不费力就掀起一阵阵汹涌的波涛,他沉着地举起庞大的轮船,帮助他们迅速航行。他负担着许多,可是他不感觉什么负担。大江就这样奔流,不断向前奔流。

  “‘前面’,‘前面’!哪有那么多‘前面’!已经走得差不多了,还是歇口气吧!”

  泥沙带着怨恨,偷偷地沉下去了,可是大江还是不住地奔流。许多天就好像一天,许多月就好像一个月,他经过了无数繁荣的城市和无数富足的乡村,为人们做了无数事情,终于最后来到了?。

  于是,无边无际的蓝色海洋在欢乐地动荡着。海洋翻腾起白色的泡沫,强烈地向着四方欢唱。他是这样复杂,又是这样单纯;是这样猛烈,又是这样柔和。他一秒钟也不停止自己的运动。

  在海底,一只爬满了贝壳的、朽烂得只剩一层发锈的铁壳的沉船,他早已不耐烦海洋这无休无止的晃动了,悄悄地问:

  他的无穷尽的波浪就这样一起一伏,没有头,也没有尾。月亮出来了,月亮向着他微笑。太阳出来了,太阳也向着他微笑。海洋感觉到整个世界,所有的东西都好像近在他的身边。海洋更加激起了自己的热情。他不断涌起来,向上,向前,向着四面八方。无数圆溜溜的小水珠就跳跃起来,离开了他,一边舞蹈,一边飞向纯洁的蓝空。

  (注: 严文井原名严文锦。1915年出生。著有散文集《严文井散文选》,童话集《南南和胡子伯伯》,长篇小说《一个人的烦恼》等。 )

  童年,在蚁窝和鸟巢里,在电动汽车和电子计算机里,以至在因特网上,探索着各种各样的秘密。

  有了灯,不再害怕夜晚没有星星和月亮。有了屋檐,不再担心风吹雨打。不了床,累了,困了,可以睡上甜甜的觉,做个美美的梦。

  在一个寒冷的早晨,我看见一片片雪花飘下来了。它们穿着白色的羽衣,旋转着舞姿,从高高的天上飘下来了。

  一阵秋风吹来,飘下一片金黄的叶子。我接住了它,像收到秋天的来信。信里讲述着三百年的故事。

  有一天与朋友聊天,我说,就是在中当,我也没打过人。我还说,我这一辈子,从没打过人……你突然插嘴说:妈妈,你经常打一个人,那就是我……

  那一瞬屋里很静很静。那一天我继续同客人谈了很多的话,但所有的话都心不在焉。孩子,你那固执的一问,仿佛爬山虎无数细小的卷须,攀满我的整个心灵。面对你纯正无瑕的眼睛,我要承认:在这个世界上,我只打过一个人。不是偶然,而是经常,不是轻描淡写,而是刻骨铭心。这个人就是你。

  在你最小最小的时候,我不曾打你。你那么幼嫩,好像一粒包在荚中的青豌豆。我生怕任何一点儿轻微地碰撞,将你稚弱的生命擦伤。我为你无日无夜地操劳,无怨无悔。面对你熟睡中像合欢一样静谧的额头,我向上苍发誓:我要尽一个母亲所有的力量;つ,直到我从这颗星球上离开的那一天。 你像竹笋一样开始长大。你开始淘气,开始恶作剧……对你摔破的盆碗、拆毁的玩具、遗失的钱币、污脏的衣着……我都不曾打过你。我想这对于一个正常而活泼的儿童,都像走路会跌跤一样应该原谅。

  第一次打你的起因,已经记不清了。人们对于痛苦的记忆,总是趋向于忘记。总而言之那时你已渐渐懂事,初步具备童年人的智慧;它混沌天真又我行我素,它狡黠异常又漏洞百出。你像一匹顽皮的小兽,放任无羁地奔向你向往中的草原,而我则要你接受人类社会公认的法则……为了让你记住并终生遵守它们,在所有的苦口婆心都宣告失效,在所有的夸奖、批评、恐吓以及奖赏都无以建树之后,我被迫拿出最后一件武器——这就是殴打。

  假如你去摸火,火焰灼痛你的手指,这种体验将使你一生不会再去抚摸这种橙红色抖动如绸的精灵。孩子,我希望虚伪、懦弱、残忍、狡诈这些最肮脏的品质,当你初次与它们接触时,就感到切肤的疼痛,从此与它们永远隔绝。

  我知道打人犯法,但这个世界给了为人父母者一项特殊的赦免——打是爱。世人将这一份特权赋于母亲,当我行使它的时候臂系千钧。

  我谨慎地使用殴打,犹如一个穷人使用他最后的金钱。每当打你的时候,我的心都在轻轻颤抖。我一次又一次问自己:是不是到了非打不可的时候?不打他我还有没有其它的办法?只有当所有的努力都归于失败,孩子,我才会举起我的手……每一次打过你之后,我都要深深地自责。假如惩罚我自身可以使你汲取教训,孩子,我宁愿自罚,那怕它将苛烈10倍。但我知道,责罚不可以替代也无法转让,它如同饥馑中的食品,只有你自己嚼碎了咽下去,才会成为你生命体验中的一部分。这道理可能有些深奥,也许要到你也为人父母时,才会理解。

  打人是个重体力活儿,它使人肩酸腕痛,好像徒手将一千块蜂窝煤搬上五楼。于是人们便发明了打人的工具:戒尺、鞋底、鸡毛掸子……

  我从不用那些工具。打人的人用了多大的力,便是遭受到同样的反作用力,这是一条力学定律。我愿在打你的同时,我的手指亲自承受力的反弹,遭受与你相等的苦痛。这样我才可以精确地掌握数量,不致于失手将你打得太重。

  我几乎毫不犹豫地认为:每打你一次,我感到的痛楚都要比你更为久远而悠长。因为,重要的不是身累,而是心累……

  孩子,听了你的话,我终于决定不再打你了。因为你已经长大,因为你已经懂了很多的道理。毫不懂道理的婴孩和已经很懂道理的成人,我以为都不必打,因为打是没有用的。唯有对半懂不懂、自以为懂其实不甚懂道理的孩童,才可以打,以助他们快快长大。孩子,打与不打都是爱,你可懂得?

  这夜,我又幻想着怎样的伤感在周身聚集,浩浩渺渺的荒原开始在心灵滋长,我的长发乱如茧丝,而

  自缚,只剩下嘶哑的吟唱,渴望你纤纤双手的抚慰,轻轻抚慰。疼爱你,疼爱一方伊人在彼,我的激情是没有爆发的怪兽,深夜袭来,还是这样的温顺,而

  街上,只有寂寞路灯,盘膝而眠,想象与你掷爱而奕,有风低垂于我的想象之中,零零落落。故意躲开你的眼光,让落寞心思让整个街道更加忧伤,你依然如故的冷漠,梦终于在此时来临——袅袅娜娜,吻我成雨。我的热情曾经让你无比荣耀地享受一个被爱天使的虚荣,时间却把这份痴情湮埋在你的清高之中,苦苦的追寻,都无法看到你苏醒吗?

  此刻,我静守如初,这个漫长而冰冷的季节,只在怀念你,让我演绎这个世纪的绝版伤感,而你的丝丝温柔,透过记忆,仍然让我渴慕,虽然我已濒临深谷。

  【3】时光,有一天也许将会把青春染白,你我生命的意义只是像这样对野而坐,可是我常常仰首凝望上空悬系的月辉,就算我此时跌落,旷古的《银月》开始接续我对你的思念,长笛如诉,如诉。我看到你内心深处的泪海终于划开一到深痕,你颤栗的高尚,我永远的疼痛。你的每一眶眼泪,我都吮尝过,你的每一片翅鳞,我都呵护过。父亲的镰刀曾经在母亲的双手下轻轻叹息,这最虔诚的父亲的镰刀啊,多年之后,又在我的灵魂里深深期待,只是为了延续一种爱情。

  父亲的镰开始硕大无朋,不是我的仰望可以企及的。我的一如既往,却被你甩弃在时间的墙角,留待有一天我自己去寻找。

  六月的浮燥提前完成,疑惑的行人匆匆忙忙,周遭的气息传递着这个时代的游戏,没有规则的游戏。半夜醒来,任你嚎啕大哭,丧失的年华,已被昨夜的大雨大风带走。包括我的爱情。

  这个电话号码在被我贴身多年了,一个迷惘的夜晚,当我带着困惑走进青春的黑洞之后,我终于无力再拨响这个号码。之后,我一直半醉半醒凝望着你的电话号码,然后揉碎自己的心,跟着你走进后世深情。

  关于我的伤感故事,你将在这个电话号码里面看到全部疼痛,包括你自己,如果你不是一个圣洁的爱者。

  【5】母亲在米兰昆德的《笑忘录》里守候着石头,虽然那是她眼里的村庄,如若她视觉的错想,那也是为我守候的三生石。我为你许了一千零一个愿望。

  撷手扶桑,封尘往事,可我走不出你的季节,留下一点记忆,让我独自支撑这份沉重。

  记忆沉重,你走的时候,雨就来了,这雨是谁的眼泪,让我走进了唐宋时代的相思。

  【6】依然没有谁,拾起我门前的那些诗行,早起的露水,渴饮如甘。我的诗开始孤独了。诗的孤独就是我的孤独,直接的侵入,让我感觉他的空虚,或者是我虚构的。

  我的门却是真实的,我想象从唐诗里落下一滴水珠,映着曼妙之脸,如花,万种风情。我在门的里面遥遥相望。

  这唐时的女子,在太阳升起之前突然隐匿,我只有在水一样雾气迷惘的夜晚,沾上墨迹。

  展开全部【1】静坐,并以此怀念爱情。烟雾缥缈,常常于纵深的午夜一齐跌落,而

  这夜,我又幻想着怎样的伤感在周身聚集,浩浩渺渺的荒原开始在心灵滋长,我的长发乱如茧丝,而

  自缚,只剩下嘶哑的吟唱,渴望你纤纤双手的抚慰,轻轻抚慰。疼爱你,疼爱一方伊人在彼,我的激情是没有爆发的怪兽,深夜袭来,还是这样的温顺,而

  街上,只有寂寞路灯,盘膝而眠,想象与你掷爱而奕,有风低垂于我的想象之中,零零落落。故意躲开你的眼光,让落寞心思让整个街道更加忧伤,你依然如故的冷漠,梦终于在此时来临——袅袅娜娜,吻我成雨。我的热情曾经让你无比荣耀地享受一个被爱天使的虚荣,时间却把这份痴情湮埋在你的清高之中,苦苦的追寻,都无法看到你苏醒吗?

  此刻,我静守如初,这个漫长而冰冷的季节,只在怀念你,让我演绎这个世纪的绝版伤感,而你的丝丝温柔,透过记忆,仍然让我渴慕,虽然我已濒临深谷。

  【3】时光,有一天也许将会把青春染白,你我生命的意义只是像这样对野而坐,可是我常常仰首凝望上空悬系的月辉,就算我此时跌落,旷古的《银月》开始接续我对你的思念,长笛如诉,如诉。我看到你内心深处的泪海终于划开一到深痕,你颤栗的高尚,我永远的疼痛。你的每一眶眼泪,我都吮尝过,你的每一片翅鳞,我都呵护过。父亲的镰刀曾经在母亲的双手下轻轻叹息,这最虔诚的父亲的镰刀啊,多年之后,又在我的灵魂里深深期待,只是为了延续一种爱情。

  父亲的镰开始硕大无朋,不是我的仰望可以企及的。我的一如既往,却被你甩弃在时间的墙角,留待有一天我自己去寻找。

  六月的浮燥提前完成,疑惑的行人匆匆忙忙,周遭的气息传递着这个时代的游戏,没有规则的游戏。半夜醒来,任你嚎啕大哭,丧失的年华,已被昨夜的大雨大风带走。包括我的爱情。

  这个电话号码在被我贴身多年了,一个迷惘的夜晚,当我带着困惑走进青春的黑洞之后,我终于无力再拨响这个号码。之后,我一直半醉半醒凝望着你的电话号码,然后揉碎自己的心,跟着你走进后世深情。

  关于我的伤感故事,你将在这个电话号码里面看到全部疼痛,包括你自己,如果你不是一个圣洁的爱者。

  【5】母亲在米兰昆德的《笑忘录》里守候着石头,虽然那是她眼里的村庄,如若她视觉的错想,那也是为我守候的三生石。我为你许了一千零一个愿望。

  撷手扶桑,封尘往事,可我走不出你的季节,留下一点记忆,让我独自支撑这份沉重。

  记忆沉重,你走的时候,雨就来了,这雨是谁的眼泪,让我走进了唐宋时代的相思。

  【6】依然没有谁,拾起我门前的那些诗行,早起的露水,渴饮如甘。我的诗开始孤独了。诗的孤独就是我的孤独,直接的侵入,让我感觉他的空虚,或者是我虚构的。

  我的门却是真实的,我想象从唐诗里落下一滴水珠,映着曼妙之脸,如花,万种风情。我在门的里面遥遥相望。

  这唐时的女子,在太阳升起之前突然隐匿,我只有在水一样雾气迷惘的夜晚,沾上墨迹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天天乐棋牌 万贯国际官网 快银棋牌 888棋牌